討論版

Melodywei

  • 蘇才銘

    2017-10-09 00:45:35

    醫療器材產業的智慧
    
    醫療器材產業系一要透過跨產業整合才能發展的產業,也是目前政府所全力扶植的產業之一,但是在過去大量補助產業而失敗的經驗中我們到底該如何幫助生技產業成為台灣的中流砥柱?
    我認為從為政者的角度來看,資源技術的整合絕對是該產業首重目標,但是要做到資源整合毫無藏私其實存在人性的矛盾,因此保護願意共享技術者,給予願意共享者誘因,例如稅務上,財務規劃上的協助也許就是政府能著重的地方,另外此次演講也提到了整個醫材產業的發展脈絡系由外而內,自居家到醫院,順應該產業獨有的特性順勢而為,或許這也是政府在給予協助上所能考量的點之一。
    此外在這此演講中也聽到了一些不同的思維,包括對國際大廠的定位點,畢竟台灣醫材產業在發展上目前仍不敵國際大廠,將其視為最大競爭對手而想在競爭對手中勝出其實有相當的困難,但是黃博士提到,大廠的存在其實亦敵亦友,正因為有這些大廠才使得相當多商品能維持一定的價格與行情,這樣的思維是相當值得留意的。

  • 李冠霆

    2017-10-11 17:20:20

    一個關鍵的問題:"什麼是智慧?"
    林軒竹教授給的答案是"隨需而製,隨需而至"一個充滿智慧的回應
    
    醫療器材產業的特性就是,你不能只專注於產品的開發與創新,
    任何形式的創新都是關鍵,特別是擁有"價格隨時間遞減的產品特性"使廠商非創新不可
    不同的價格階段非取不同的策略加上造成後期重視服務
    
    將眼光放至台灣台灣醫療器材產業的又處於大廠的追隨者,利潤被瓜分的更為嚴重,狹縫中求生存。
    於是被逼迫追逐新興市場逐漸轉為競爭市場,長期只能將沒有超額利潤。
    醫療器材最終的產品,由醫護人員和病患的消費者體驗導向,影響未來發展
    需要應用成熟的技術加以結合才能應用至體內。
    如何創新,與法規息息相關,要如何運用使自己處在好的位置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我覺得如此競爭的產業,其實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夾縫弄得更寬一點,這個並不是廠商能夠自主
    我認為政府的長期投資是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決策者應有此智慧。
    
    但是,我們不能總是期待外在環境的改變,適者應要能順應環境而生存,所以再一回到那句話。
    我覺得在醫療器材產業尤其重要的智慧,"隨需而製,隨需而至"

  • 温珮茹

    2017-10-12 23:39:58

    演講的開始,黃組長分享許多與業界人士的交流,從中可以了解到,每一個成功的例子,除了優質的產品外,還需要的可能是有效的行銷策略、完備的售後服務等其他方面的輔助;若非如此,就有如戰場上的一支部隊,握有精良的武器,卻無任何防護裝備及戰略,毫無頭緒地只知道一味地向前衝,最終成了名符其實的「趕」死隊!                                                      
    對比張忠謀所提半導體產業的「摩爾定律」,醫療器材產業遵循「由外而內」的發展脈絡,也就是黃組長所說的「博偉定律」,用如此逗趣的方式做為開頭,除了令人印象深刻外,更突顯現在台灣生技產業的困境,過去政府雖然有意透過政策來扶植, 卻忽略掉研發週期長的特性,總在途中切斷了資金,導致前功盡棄;若能從低風險的金牛領域開始做起,可較快回收成本及建立投資者的信心外,還有餘力去支持戰略性研發。猶如「萬丈高樓平地起」的道理,有紮實的基礎才能無後顧之憂向上發展!

  • G

    2017-10-15 13:40:10

    政府目前雖全力支持醫材產業發展,但是對於市場、法規、競爭定位等都還不成熟,黃博士有相當豐富的醫材業界接觸經驗,這次跟我們分享了許多業界關鍵人士的交流情形。也讓我們了解到醫材產業的發展不只著重於產品的研發,專利佈局、各國法規審核、你訂行銷策略、售後服務的口碑建立對整個公司甚至產業的發產都相當重要!另外也需要有一定的應變能力來適應外來且具破壞性的變革,甚至能與其他技術或資源共同合作發展,順應時勢潮流乃是企業發展的重要方向。另外黃博也以他的經驗提出了解市場、打好基礎才能深耕產業,許多產品的發想也許相當好,但因通路、資金不足、行銷策略失誤等問題而消失在市場上是相當可惜的,所以醫材發展應由外至內,由淺入深才能持久。同時也應抱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想法,有時後產品有競爭者、有國際大廠跟進、健保是否給付等情況,對於產品發展不一定是好是壞,是依照各企業的處理及應變方式,有時後危機就是轉機,順應市場環境生存才是位重要的!

  • 楊松憲

    2017-10-18 15:43:30

    醫療器材是台灣政府目前主要扶持的產業之一,然而目前醫材產業在台灣卻不像科技業那般蓬勃發展,而其原因在黃博士的課程中都有大致說明,像是其市場、法令規定、行銷方式等都是影響的原因之一。就以發展角度而言,像是在科技業中很有名的「摩爾定律」,在醫材產業中完全不適用,因為醫材是與生命息息相關,所以其法規尤其嚴格,需經過層層實驗與測試才能進入市場,所以與科技晶片的更新研發速度是無法比較,但正因為其研發週期較長的特性,需要長期資源的挹注才能養成一樣產品,但台灣政府常常無法等到產品真正成長就認為無法發展性而將資金斷鏈,所以這也台灣醫材產業無法真正良好發展的一大主因;除此之外,黃博還說了許多醫材產業的特點,像是發展脈絡是「由外而內」、醫材應該結合後續的服務,注重病人與醫護人員的體驗、依照各自公司的發展有不同策略,大廠與小廠都有各自的優勢存在等等。

  • 蘇英傑

    2017-10-18 21:07:21

    聽完黃博士的演講,能很清楚的感受到黃博士是對醫材產業有深度參與的人。
    對於黃博士所提的在台灣的醫療器材產業應遵循「由外而內」的發展脈絡,我個人也深感認同。對醫材產業來說,越是侵犯性的產品,初期所需投入的研發經費就越多,整個產品的開發週期就越長,換句話說,要在整個開發歷程中維持資金鏈不致斷裂的難度就越高。也因為這樣的特性,剛進入產業的新手幾乎不會直接開發高侵犯性醫材的機會,因為新手沒有這樣的名聲以及經驗可以在每一輪順利募集資金,當然投錢的VC每個都很清楚這件事情,幾乎沒有僥倖可言。
    也因此,在矽谷的創業家幾乎都是連續創業家,每個人都是從簡單的題目開始做,或者藉由加入某個厲害團隊的機會,拿到創業的實績。在拿到實績之後,才有機會自己募集團隊,挑戰更困難的題目,這個過程就像玩遊戲在打怪一樣,得要不斷升級才能挑戰更困難的關卡。要找例子的話,看看Elon Musk就知道了。
    而黃博士對於台灣產業於國際醫材產業中角色的定位,我覺得也相當實際。畢竟全球就是個競合的關係,每個人或每個國家都要看清自己的優勢與限制。台灣既有的優勢就是製造與成本控管的能力,看看為何台灣醫材目前做得最成功的公司要不是牙科就是骨材就可以知道,並不是說台灣其他醫材都不能做,但由於台灣傳產對於公司治理的文化以及台灣創投募資的文化,再加上台灣並不是市場型國家,台灣的公司並不適合直接衝進去非本專業第三類醫材領域,如何在本身專業的支持下,切入國際大廠的產品線空缺,或者開發能融入國際大廠產品線的產品,而不直接與之競爭,或許才是比較合理的戰略。

  • Jessie Hsieh

    2017-10-18 23:41:21

    黃博偉博士在演講的一開始便濃縮針對1000家科技廠的訪問,並教導我們如何看出一個產業或一間科技廠的成長性,儘管可能礙於商業機密問題,所以有點含糊,不過對於身為學生的我來說,光是了解「由外而內」的這項要點,就已經受益良多。像是必須先從較簡單的醫用耗材開始製造cash flow,才談爾後的產品創新,例如更具有高難度的侵入性醫材。由於目前的生醫產業在發展上受到許多法規的限制,在資金的挹注上很容易遇到困難,因此從簡單易懂的耗材開始做起,也許是吸引資金投入的一個考量點。在博士的演講中,除了分享、擷取一些產業CEO的管理哲學、產品開發時需要考量的因素以及進入醫材產業的專業要件之外,最吸睛的地方應該在於如何看待一個市場。很開心可以體認到看待市場時不可以只注意表面這件事情,雖說很多事的開端都會從模仿開始,但博士特別提出「隱形市場」的名詞,提醒在場觀眾在依樣畫葫蘆的同時,必須考慮到該市場是否真的符合國家需求,國家的地理、人文、社會背景是不是真的適合這樣的市場發展。不要用產品去看一個產業、而應該透過一個國家的政經環境去看產品是否適合自己,這樣的換位思考是非常值得學習的!